族谱录LOGO

纪念论坛 该吧是一个特殊吧,只有管理员授权的用户才可以编辑此吧!

03-24

16961次

0人

2个

1932个

60人


[主楼] 妈妈的夜

妈妈的夜
黄兰宁 于2017-01-19 17:53:09发表
记得儿时的计划经济时期,副食品供应匮乏。母亲常常半夜三更去菜场排队。肉摊、鱼摊、菜摊都放上个篮子。尤其是菜摊,这个摊上只有青菜、西红柿,那个摊上只有包菜、土豆,而且那个摊有什么菜,要到凌晨四点农民兄弟送菜来菜知道。母亲为了让全家人吃好,不辞辛苦,排队的位置总在队伍最前面。为了买这样再去买另一样,母亲常常要和别人换位置。特别是在开秤前一、二十分钟,所有排队的人都提起了篮子,站在队伍,摩肩接踵,比春运火车站还拥挤。母亲排了几个队,开秤又是同时的,母亲当然没有分身之术。我就成了母亲的帮手。记得冬日凌晨,窗外漆黑一团,睡梦中的我听见母亲唤我:“四娃!四娃!快起。”我急忙起身摸黑穿衣。母亲已急着先返回菜场。走在昏暗的路灯下,我的身影一会长,一会短。有别的什么影子晃过来,我故作镇定不敢回头。待我到了菜场,母亲已来到我身边,带我到蔬菜摊前,指指我看自家的篮子。不一会,人们都站到队伍里,开始卖菜了。我焦急地左顾右盼,等着母亲的出现。有时轮到我,母亲还没来,我就按母亲教我的买些青菜、卷心菜,然后站在菜场门口等母亲。回家的路上,母亲提着重重的篮子,又从我这儿取出一些放进自己的篮子,那时,母亲的力量真大。 “文革”初期,父亲患病去逝,家道一落千丈。那一年母亲刚好40岁。大姐再厂当学徒工,二姐上初中,下面四个弟妹念小学。学校停课,我们兄弟姐妹五人都闲在家里。生活中这也缺钱,那也缺钱。母亲已不去买菜。白天,姐姐花三分钟买一斤鸡毛菜,就是一家人一天的菜。记得姐姐拣过之后我又去拣,姐姐丢弃的菜叶,又被我捡起来。最后地上只剩二、三截青菜叶子。偌大的上海,孤儿寡母,母亲愁她的孩子怎样长大,又担心我们学坏了。有时半夜醒来,我总见母亲在黑暗中披衣坐在床上,看着六个熟睡的孩子。我睡意浓浓地说:“妈,你又没睡?”母亲总是说:“快睡,四娃还早着呢!” 很快,按政策,哥哥进了工厂,二姐和我去了农村、农场。小弟、小妹成家前一直陪伴母亲,他俩是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最久的。虽然远离母亲,只要夜里醒来,望着天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我思念着母亲:母亲啊!您的夜总是那么长,您今夜睡得好吗? 大姐40岁后,离婚回到母亲身边,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儿。祖孙三代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当当当!”三五牌台钟刚敲12下,母亲已经醒了躺了一会,实在睡不着,又披衣坐起来。“当!”每隔半小时,钟就敲一下,母亲数着钟声,想着事,等着大亮。实在难耐,母亲就呼唤着:“凤娃!凤娃!”硬是把熟睡中的大姐叫醒,于是眼前的事,周围的事,大半辈子的事,一件一件和大姐诉说。说了一阵子,听不见大姐应声,母亲就问:“凤娃!你醒着不?”大姐迷迷糊糊地硬撑着继续听母亲的话。直到母亲说乏了,也坐久了,又躺下来。大姐一看天也亮了,索性起床烧水,准备早餐了。 二年前,母亲患病,我们轮流守护在母亲身边。“六个孩子是我的无价之宝”讲自己的家史,讲父亲的家史,讲父亲在14年抗战中和3年解放战争中勇敢,卓著,讲自己从小失去父亲母亲,15岁加入地下党干革命的经历,一个又一个夜晚,母亲轻声讲述着…… 二年了,母亲离开我们,离开人间的苦难,离开半个世纪的孤独。母亲带走了对我们的爱,带走了过去的故事,带走了漫漫的黑夜,留下的是无尽的思念和绵绵的教诲。(黄建宁 2017.1.17 晨完稿)

作者:黄建宁   回复:0   发表时间:2017-01-24 08:36:49

族谱录纪念网
 
发表回复:
标题:
 
内容: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超链接 插入图片
  您目前尚未登录,立即 登录 | 免费注册
 
 
验证码:   
 

注意:严禁发表任何含有侵害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版权、辱骂、非法、有害、胁迫、攻击、骚扰、侵害、中伤、粗俗、猥亵、诽谤、淫秽、灌水、种族歧视、政治反动、影响和谐等内容的一切不良信息。经发现后将无条件删除,因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该内容发表者承担。请慎重发表!网站稳定来之不易,大家一起努力,共建和谐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