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录LOGO

姓氏:

拼音:  

03-07

69917次

1人

1个

46个

1083人

82部


站长: 义英邢富礼 管理员:   [申请管理员]
[主楼] 寻根问祖-邢秉懿简介_康王妃邢秉懿

寻根问祖-邢秉懿简介_康王妃邢秉懿


文章部分内容摘自《天津E网》

导读:北宋的“靖康之耻”对于北宋的汉人来说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以及后宫妃嫔与贵卿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国。在北上金国的途中,女性们经受着非人的待遇,宋高宗赵构的发妻邢秉懿在此时已经怀孕了,还被逼“以堕马损胎”。金兵的残忍逼死了34岁的邢秉懿,自此赵构再也没有立皇后。


邢秉懿(1106年—1139年),宋高宗赵构元配。开封祥符人,父邢焕。

生平

高宗为康王时,聘娶邢氏,封为“嘉国夫人”。后来康王出使金国,将妻小都留在藩邸。靖康之难起,邢秉懿与康王另外两位侧室田春罗、姜醉媚以及康王的五个女儿被金人掳走,当时邢秉懿已有身孕。起初一行人北行不久,便传出几位皇室女子相继坠马流产,其中包括郓王妃朱凤英、康王妃邢秉懿、洵德帝姬赵富金、柔福帝姬赵嬛嬛。几天后,盖天大王强逼邢秉懿,使她几乎想要自尽。宋高宗即位后,金人将其相关女眷包括生母韦贤妃、妻妾邢秉懿与姜醉媚,以及其两个女儿赵佛佑、赵神佑等,皆送入洗衣院(金人官营妓院),做为对高宗的羞辱。直到绍兴五年(1135年),才将韦贤妃、邢秉懿等人送至五国城安置,并封邢秉懿为“宋国建炎夫人”。

起初,一同被北迁的曹勋受宋徽宗之托逃回南方。临行之前,邢秉懿脱下一只金耳环,命侍者交付曹勋,请他转交给宋高宗,说:“请代我告诉大王,我希望能像这只耳环一样,能早日与他相见。”高宗得到耳环后,相当珍惜。他遥册邢秉懿为皇后,并授予她的亲属二十五人为官。

绍兴九年(金天眷二年,西元1139年),邢秉懿于五国城逝世,年三十四。金熙宗下诏以一品礼祔葬,但此事南宋方面并不知情。直到绍兴十二年(1142年)要迎回韦贤妃时,才得知邢秉懿已死,此时中宫已经虚位长达十六年。高宗为她辍朝,谥为“懿节”。邢秉懿的梓宫送回后,安置在圣献太后梓宫西北。由于高宗时常思念这位发妻,内心郁郁寡欢。吴皇后知道高宗的心事,于是请求让自己的侄儿吴珣、吴琚分别迎娶邢家的两个女儿为妻,以安慰高宗。

淳熙末年,改谥邢氏为“宪节”,祔高宗庙。


据史书记载

中国历次战乱都会带来无数人间悲剧,国破家亡之际,战争就不再只是男人们的事,而女人们往往要比男人承受更多的苦难,因为她们往往成为战争的战利品和敌人的玩物。北宋末年的“靖康之乱”,使北宋皇族女性受尽折磨和苦难,尤其是宋高宗赵构的皇后邢秉懿更加不幸,她被逼迫“以堕马损胎”,国破家亡、别夫失子,所有苦楚都自己扛。

  1126年 (北宋靖康元年)十月,金军攻陷真定府(今河北正定),宋钦宗赵桓派弟弟康王赵构前往金营议和。赵构行至磁州时(今河北磁州),被宗泽将军劝止:“你的叔叔肃王到了金营后,就一去不复返,如今金国的挞虏花言巧语哄骗大王前去,决没安什么好心。况且,金朝的大军已迫近京城,大王再去又有何益!臣强烈要求大王你不要去。”果然,就在赵构作为“和谈大使”前往金国的途中,金军仍然继续进军。十一月,金军轻而易举攻占了北宋首都--汴京。宋钦宗亲赴金军大营跪献降表,汴京(今河南开封)城内皇家珍藏、公私储蓄被金军掳掠一空。金军就敲着得胜鼓,押解着俘虏和战利品北归。

  当押解的队伍渡过黄河后,宋徽宗遣武义大夫曹勋寻机南归,要求他与侥幸避开了这场劫难的赵构取得联络。宋徽宗交付曹勋一件背心,里面密写:“要想尽一切办法,快快来救你的父母。”他还哭着嘱托曹勋,并转告赵构:“千万不要忘记我这次被俘后,往北走的路上所受的苦。”并把擦泪的白纱手绢交给曹勋说:“你见到康王后,表达我的思念,我的痛苦。今生今世父子恐怕是相见无期,只有早日梨请清中原,收复河山,才能救他的父母。”

  赵构的发妻邢秉懿摘下一只平时经常戴的金耳环托付给曹勋说:“到时传语大王,愿早如此环,才会得以相见。如果见到我的父亲,告诉他我还好。” 环者,“早还”也。周围人听后都忍不住伤心掉泪。

  1127年 (靖康二年) 三月,金军将徽、钦二帝,连同后妃、宗室、官员、教坊、工匠等一万四千多人分批押往金国都城会宁。这其中,妇女占了很大的比例,比较著名的有宋徽宗皇后郑氏、宋钦宗皇后朱氏、宋高宗生母韦氏、宋高宗发妻邢氏,以及后来因为假冒之案而出名的柔福帝姬。

  北宋皇族北上途中,金军对他们肆意凌辱,一半的人被折磨致死或者自杀,尸体枕籍于途。而这一大群俘虏北上时,正是农历四月,北方还很寒冷,宋徽宗、宋钦宗二帝和宋徽宗皇后郑氏、宋钦宗皇后朱氏、宋高宗赵构的夫人邢秉懿衣服都很单薄,晚上经常冻得睡不着觉,只得找些柴火、茅草燃烧取暖。女子成为俘虏,其中所受的屈辱是不言而喻的。朱皇后当时二十六岁,艳丽多姿,经常受到金兵的调戏。在北上的路上,朱皇后还被强迫给金军唱歌助兴,数次面临被侮辱的危险。而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贵族女人,绝大多数没有自杀的勇气,为了苟且偷生,宁可逆来顺受,忍受各种各样的侮辱。

  到了会宁后,《靖康稗史》中有令人心悸的记述:“富家贵族子弟都作为奴隶使用,干烧水煮饭、喂马之类的粗活。而这些,他们平日都没有人干过,很不熟悉。金兵无日不撄鞭挞。不到五年,十不存一。”女性除了家国沦亡的痛苦,还要承受比男性更为深重的屈辱和灾难。“妇女分给金国的王公贵族,如果不顾名节,还有生存的希望;倘若分给下级军官,十个人中,有九个人沦落为妓女,名节也丧失了,人也大部分被折磨死了。一个王公贵族的邻居,是个铁匠,用八两银子买了一批妓女,实际上都是北宋亲王的孙女、相国侄子的媳妇、进士的夫人。这些人,才从乐户中出来,就登上了鬼录,其余的大都相似。”

  宋高宗赵构的夫人邢秉懿在北行时,就已经怀孕了,被逼迫“以堕马损胎”,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金兵强迫她,从马上摔下来,把自己的胎儿打掉。手段这之残毒,令人发指。当押解到汤阴县时,因万夫长完颜宗贤逼辱调戏,邢秉懿几欲自尽。颠沛转徙的艰难,生死之间的挣扎,千言万语都难诉尽的苦楚都被她省却了,只是转告丈夫希望“早还”,转告父亲自己“无恙”。邢秉懿流于史书的话仅此一句,怨而不怒,哀而不伤,由此可以看出她是温厚重情的女子。

  赵构在南京应天府(今商丘)称帝后,遥尊母亲韦氏为宣和皇后,遥册妻子邢秉懿为皇后。但这样的“殊荣”对后来在金国“浣衣院”实为军妓营里遭受折磨的生母和发妻来说实在是天大的讽刺。

  曹勋逃归后,在南京把信令交给赵构,赵构哭着把徽宗的密书传给众臣看,古代中国长期形成了“国不可一日无君”和“ 家天下”的观念,做为唯一没被金军掳走的皇子,挽国家之将倾的大任必然落在赵构肩上。可惜,赵构缺乏“恢复中原,还我河山”的气概。他一路南逃,逃到杭州方敢停下,宣称只是临时安顿,故将首都命名为“临安”。对着父兄留下的遍地烽火,内外夹攻的破烂江山,赵构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他着力于稳定局面,整顿内治,畅通政令,恢复民生。“临安”十年后,这半壁河山奇迹般繁荣起来。而金国由于连年用兵,内讧不断,政局动荡,已无力大规模南侵。

在这种局面下,赵构却开始阻止主战派聚兵北伐的建议,醉心于琴棋书画。不久,他宣布正式建都杭州,开始不断派遣使者与金国议和。赵构低声下气地敬献誓表,向金国称臣:“承蒙你们看得起,我将愿意作为你们的附属国,世世代代,子子孙孙,永远奉守臣节。如果,我背叛这个誓言,上天的神明也不会放过我,让我摔死,赵氏家族也会灭亡,分割我的国家。臣下今日既进誓表,还望上国早点降下誓诏,使我国有所凭证。”

  1141年(绍兴十一年)年底,宋金终于鉴定了和约。和约规定宋向金称臣;每年向金进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东到淮水,西到大散关为国界,十多年来韩世忠、岳飞、吴玠等主战派将领浴血收复的的失地都割让金朝。割地称臣换来金熙宗“开恩”,在次年放还赵构的生母韦太后,以及宋徽宗、郑皇后、邢秉懿的灵柩归宋。

  邢秉懿当了十二年的“皇后”,没有过一天皇后的日子,于1139年(绍兴九年)死于五国城,时年34岁。在邢秉懿的灵柩前,赵构长恸不已,自在南京遥册她为皇后,他就没有再立皇后,终于等到她回来,却已是一具枯骨,他追谥邢秉懿为懿节皇后,并隆重安葬。死者无觉,哀荣不过是风吹即散的灰烬。自收到她的那只耳环,十五年过去了,他让她藏着另一只耳环,怀着“早还”的空梦,血泪空流,望断了归路。或许悲歌可以当泣,或许远望可以当归…

  很长时间里,赵构心情抑郁,甚至不能上朝,吴贵妃为了宽慰他,特意为自己两个才华横溢的侄儿吴珣、吴琚娶了邢秉懿娘家的两位姑娘,让赵构深为感动。1143年(绍兴十三年)赵构感念吴贵妃多年来与他同甘共苦、生死相随,立她为后,至此,十六年来中宫虚设的南宋宫廷有了第一位皇后。

  时人张扩《挽懿节皇后词》:

  内治推炎宋,名参列后贤。若为忧国步,遽报损天年。未畅关雎化,空腾炜管传。六宫遵旧训,女则有遗篇。

  仿佛邢秉懿是在宫廷里安稳过日子的贤后。遭受家国巨变,随中原衣冠南渡的张扩非常了解邢秉懿的遭遇,也正是因为感同身受才不忍写出。后世人回望痛史,对辜负邢秉懿的赵构已经没有宽容,明人陈鉴写道:

  日短中原雁影分,空将环子寄曹勋。

  黄龙塞上悲笳月,只隔国安一片云。


今续:

邢秉懿(又名孝贞)
邢志明-浙江金华
2016-10-1 22:32
邢秉懿(又名孝贞),开封祥符人,父邢焕,枢密都承旨,庆远节度使,赠开府仪同三司,加少师,追封嘉国公、越王。宋高宗赵构为康王时,聘娶邢秉懿为妃,封嘉国夫人。靖康之难时(公元1126——1127年)随宋徽、钦二帝被金人掳,困金于五国城,《宋史·列传》记载:上皇遣曹勋歸,夫人脱所御金环,使内侍持付勋曰:“幸为吾白大王,愿如此环,得早相见也”。宋建炎元年高宗遥立邢秉懿为中宫皇后,绍兴九年(金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邢秉懿于五国城逝世,时年三十四岁。直到绍兴十二年(1142年)要迎回韦贤妃时,才得知邢秉懿已死,此时中宫已经虚位长达十六年。是年八月,邢秉懿皇后棺梓抵临安,高宗扶棺梓大恸,高宗为她辍朝,谥为懿节。淳熙末年,丞相王淮上表宋孝宗,追谥“宪節皇后”,附葬高宗庙。置别庙以褒之(吴山庙)。宋进士诗人张扩《挽懿節皇后词》:”内治推炎宋,名参列后贤。若为忧国步,遽报损天年。未畅睢关化,空腾炜管传。六宫遵旧训,女则有遗篇”。为表懿節邢皇后,宋高宗御书“大節堂”置于懿節皇后邢氏族裔家庙宗祠,故有懿節皇后邢氏族裔奉姑歸杞之说。《宋史·后妃传》载:高宗懿節皇后邢氏,徽猷阁待制、赠少师、追封嘉国公焕之女。政和五年四月歸於康邱,封嘉国夫人。靖康二年二月,侍顕仁皇后従徽宗北狩。建炎元月五月四日立为皇后。绍兴九年六月二日崩,年三十四,谥曰懿節。十二年七月六日附太庙别庙,八月梓宫还临安,十月七日權抧附永祐陵。邢秉懿当了十二年的“皇后”,却没有过一天皇后的日子,高宗等到邢秉懿的归来,却已经是一具枯骨。死者无觉,哀荣不过是风吹即散的灰烬。自收到她的那只耳环,十五年过去了,他让她藏着另一只耳环,她在异国他乡怀着“早还”的空梦,血泪空流,望断了归路。今天,我们这些邢皇后的娘家邢氏,浙江嵊州、金华午塘邢氏,作为邢皇后的太侄孙,为客死他乡的这位皇后“太姑婆”悲戚。或许悲歌可以当泣,或许远望应该当归! (金华--邢志明)

浙江金华午塘头村邢氏家谱记载有邢皇后,父邢焕的世系图。



七律.史记邢秉懿
序:记宋高宗赵构之妻邢秉懿皇后

秉懿皇后随高宗
乱世浮沉苦难深
靖康之乱金人掳
一代皇后落围城

战乱时期百姓殃
皇亲贵族也难逃
堕马损胎秉懿残
五国城下鬼门关

阿东摘录整理

作者:邢应东   回复:0   发表时间:2017-06-19 18:02:41

族谱录纪念网
 
发表回复:
标题:
 
内容: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超链接 插入图片
  您目前尚未登录,立即 登录 | 免费注册
 
 
验证码:   
 

注意:严禁发表任何含有侵害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版权、辱骂、非法、有害、胁迫、攻击、骚扰、侵害、中伤、粗俗、猥亵、诽谤、淫秽、灌水、种族歧视、政治反动、影响和谐等内容的一切不良信息。经发现后将无条件删除,因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该内容发表者承担。请慎重发表!网站稳定来之不易,大家一起努力,共建和谐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