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录LOGO

姓氏:

拼音:  

03-07

69917次

1人

1个

46个

1083人

82部


站长: 义英邢富礼 管理员:   [申请管理员]
[主楼] [历史] 安徽无为县二状元祠来历

[历史] 安徽无为县二状元祠来历


摘自《无为网》

在中国科举史上,曾涌现了数百万计的举人和十多万名进士,而名列榜首,独占鳌头的“状元”郎则凤毛麟角,屈指可数。自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的第一位科举状元孙伏伽首登“龙虎榜”开始,到清光绪三十年(1904)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止,在1283年间,可考榜数为745榜,而蟾宫折桂的状元只有592名(一说504人),加上其他短命政权选考的状元以及各朝代的武状元,中国历史上总计可考甄的文武状元为777人。无为县历史悠久,物华天宝,钟灵毓秀,人文荟萃,群星璀璨。历史上参加科举获取功名人物1450人。其中状元2名(焦蹈、邢宽),进士123名、武进士6人,举人110名,武举46名,贡生1163名。这些人物中,不少人仕途飞黄腾达,官拜知府、尚书、宰相,达官显贵数以百计。焦蹈早殒,未授官,邢宽侍讲学士,官位虽不显赫,但他们“十年寒窗苦”的学习韧劲,却被世人称颂,广为流传。


北宋状元焦蹈

  焦蹈,字悦道,少年时代在县学读书,聪颖好学,熟读四书五经,且精通经史百家,是个青灯黄卷伴随终日的勤奋书生。可是因他为人耿直,不擅长应酬,且文运欠通,前三次进京(北宋首都汴京开封)赴考,皆因“关节不通”而名落孙山。但是他并不因此感到气馁,反而更加积极刻苦地投身学业。宋神宗元丰八年(1085年),焦蹈第四次进京赶考。此前,他在漕试、省试中均名列榜首,但因前几次失败,到了京城仍不抱多大希望。焦蹈已预感到考风依旧,考官如昨,此番应试,定又难遂心愿,故而考试刚结束,他即在心里盘算着:这次可能希望又不大。因此没有等发榜,焦蹈就准备打点行装返乡。

  恰在这时,一些住在开宝寺贡院南宫的应试举子祸从天降:一场意料不到的大火,烧死了应试举子翟曼、陈之方、马希孟等人。这不祥之兆,惊动了神宗皇帝,此时恰巧神宗又“龙体欠安”,朝廷认为事出不详,因命礼部挨个考场重考,并撤换了考官,同时神宗亲自命题重考。也许是焦蹈时来运转,抑或是以平常心对待,临场初试时,焦蹈竟跃居第一。复试时,见神宗所命的《谅阴不亲策》,焦蹈成竹在胸,一气呵成,终于在460名进士中力拔头筹。当时,众多举子对南宫大火心有余悸,临场发挥难免深受影响,多数皆未能切题,此时见三次都未考上的焦蹈竟得第一,自然不服气,因此散布一些流言蜚语,并编写了歌谣:“不因南宫火,安得状元焦?”这“焦”与“火”纯属巧合,而歌谣却一语双关,仿佛这“状元”是大火烧出来的。焦蹈听了,心里酸溜溜的,加上他平时用功过度,体质很弱,这场考试又使他初悔、中惊、后喜,可谓一波三折,身体难以承受,竟一病不起。待饮罢琼林宴御酒只七天,未等到朝廷授予官职,就不幸辞世,甚是可惜!墓葬城西花疃。



  明朝状元邢宽

  邢宽,字用大,自幼颖敏好学,深受塾师及家人宠爱。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赴京应试,文章一挥而就。廷试之后,主考官在几经遴选后,按成绩优劣上呈明成祖朱棣御览。成祖翻开试卷,第一眼看到那为首的举子叫“孙日恭”。因古代文稿一律竖写,孙“日恭”三字极易看成孙“暴”两字,成祖一看,勃然大怒,他想:“日恭”乃“暴”也!我朝施行仁政,为政岂能使用暴力?”于是,提笔便将“孙日恭”划去。再往下翻,看到第七名的名字乃“邢宽”,大喜:“邢宽者,量刑之宽也!唯宽厚待我臣民,天下太平,民心归顺,江山才能万年……。”成祖再一细看,得知邢宽是江北人士,自明朝奠基以来,钦点的14名状元俱为江南士子,不曾有江北之人,于是朱棣更加高兴,立马召见邢宽,询及祭祀、兵戎等策,皆应对中肯,考究详明,于是亲自用朱笔点了邢宽为“三甲之首”。以丹书其名于榜首,过去从未有过,实自邢宽开始,确是成祖皇帝对他的特殊恩宠。欣喜之余,成祖还提笔在“龙虎榜”上写道:

  “足蹑云梯手攀桂,姓名高挂登科第。

   马前喝道状元来,金鞍已辔成行队。
   宴罢琼林醉花市,此时方显平生志。”

  在乾清宫,朱棣召见了邢宽。此时邢宽高兴之余有点得意忘形,在告辞时转念一想:好不容易才进了趟皇宫,受到皇帝和皇后的接见,总不能不一睹皇上的尊严与皇后的美貌就离开了,那才叫遗憾。于是,他便壮着胆子抬头向上一看,那两眼分明带着几分贪婪。朱棣见他失态,厉声呵斥道:“卿既退去,缘何又四下张望?”邢宽急中生智答道:“禀告万岁,臣这一望,是仰慕皇宫梅花垛子墙的庄严堂皇,此乃我主万世基业之征兆也!”朱棣一听,转怒为喜:“好!爱卿既然喜欢梅花垛子墙,朕赏你银两十万,你回乡再造一个。”邢宽听了喜出望外,忙磕头谢恩回到家乡,在无为县城造了梅花垛子墙,这也即明清时代为何无为州的城墙堪与皇城相媲美的缘由!至今,无为民间还流传这样俗语:

  “只因名姓带吉祥,邢宽捞个状元郎;"

  抬头偷眼看皇后,赏了梅花垛子墙。”

  邢宽中状元后,即授修撰一职,纂修《宣庙实录》,任侍讲。但不久即因病告假归故里,买了一座北山庄,作为疗养之所。他看到家乡人民生活疾苦,地方豪绅又欺压民众,先后十几次上书言事,都得到较好地解决。闲暇之时在县内考察,寄情山水,所作长篇游记《蕊珠洞记》被收入《无为州志》,对所住北山庄他赋诗一首:

  “买得烟霞结四邻,轩窗山色一番新。'

  暂辞玉署疏僚友,偶向青岩狎野人。

  杖履平明堪引眺,琴樽清画足怡神。

  北堂喜遂康宁愿,叨有君羹进膳频。”

  明英宗正统十一年(1446年),邢宽重新出山,翌年主持顺天乡试。景泰三年(1452年),以侍讲职兼任南京掌院员。后升任侍讲学士,代理南京国子监祭酒事,不久卒于任上,死后亦葬花疃。

  清光绪年间,无为盛修家谱,后人为缅怀先贤,在无为县城西大街老儒学附近,今临湖路口左侧,筑有一座坐北朝南气势恢弘的祠宇——二状元祠,并龛有浮雕石像,以纪念焦蹈、邢宽两位状元。该祠与“米公祠”遥相呼应,相互彰显,堪称佳话。解放后土改,祠堂归国有,划拨给少数贫民居住。1958年拓宽马路时,该祠拆去前半部,抗大管理区成立后,对部分破烂不堪房屋进行修葺,该祠已不复存。20世纪末,无为县城扩建,为实现南北交通大循环,一桥穿水而过,名曰:“状元桥”,既是无为人对两科状元的思念,也是激励青年学子奋发图强为国争光的永恒的标志。如果县政府能拨款重建“二状元祠”,为千年古城增光添彩,岂不美哉。

作者:邢应东   回复:0   发表时间:2017-06-19 22:40:04

族谱录纪念网
 
发表回复:
标题:
 
内容: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超链接 插入图片
  您目前尚未登录,立即 登录 | 免费注册
 
 
验证码:   
 

注意:严禁发表任何含有侵害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版权、辱骂、非法、有害、胁迫、攻击、骚扰、侵害、中伤、粗俗、猥亵、诽谤、淫秽、灌水、种族歧视、政治反动、影响和谐等内容的一切不良信息。经发现后将无条件删除,因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该内容发表者承担。请慎重发表!网站稳定来之不易,大家一起努力,共建和谐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