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录LOGO

姓氏:

拼音:RAO  

03-07

137708次

9人

12个

203个

853人

101部


站长: 饶有武 管理员: 饶国平   [申请管理员]
[主楼] 情系黄沙冲  [精华]

情系黄沙冲
------蓬安饶氏归宗记
上官人庄饶有武图/文
一、振禄公
蓬安饶氏祖籍是湖北赤壁羊楼洞。自管庆公康熙五十六年迁川,已有三百年。时过境迁,星转斗移,口耳相传的祖籍信息,早已飘散于历史的时空,蓬安饶氏已不知祖籍何地,先祖何人。
2011年蒲圻饶氏十修家谱,四川罗江饶氏参与了修谱。2012年罗江振禄先生来蒲圻请回了家谱。振禄先生为彭家垅迁出的端庆支后裔,是文化人,是家谱文化爱好者,家族事务的热心者,为罗江饶氏的传承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时年80岁。禄公早就知道蓬安有一支饶姓,与我们字派相同,是我们的同宗,却不知是从何处迁到蓬安的。回家后禄公细心研读谱牒,发现管庆一支于乾隆五十六年,由羊楼洞黄沙冲迁到顺庆府蓬州白果垭金钱里,因此确认了蓬安饶氏的祖籍地是羊楼洞黄沙冲。禄公随即将喜讯告知蓬安族亲,使蓬安族亲多年的困扰得以解决。家谱寻根问祖、求本溯源的功能再一次得到证实和体现。振禄公是蓬安饶氏寻根问祖的最大功臣!
还得益于谱上外迁地址的详细记载,“白果垭金钱里”这一小地名,具有无比的说服力,使人不得不相信。可能管庆公生子后回过故乡,或写信回来过,不然不会有如此详细具体的地址。
还得益于蓬安饶氏至今仍坚持使用字辈。因为不同分支有不同字辈,所以说字辈是家族的名片,承载了祖籍的信息,是寻根问祖的根据。时间的流逝可以使祖籍记忆逐代衰退,但百字字派可以流传几千年,是可以穿越时空的最强的记忆。
管庆公依恋故乡,并有先见之明,在故乡留下详细的外迁地址,教悔后代一定要坚持使用字辈,为子孙后代寻根问祖作了充分的铺垫。他在白果垭娶妻生子,迅速站稳脚根,使家族得到发展,他应该是一位非常有头脑、有能力的先祖。

作者:饶有武   回复:16   发表时间:2020-05-30 07:32:36

族谱录纪念网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1.黄沙冲在哪里
黄沙冲在哪里呢?现在竟无人知晓。查看家谱,黄沙冲与团山庄都编在第三十二卷,卷名叫《黄沙冲 团山庄》。黄沙冲是中爱祖的后代,团山庄是中言祖的后代,中爱与中言是亲兄弟,都是钢祖的儿子。钢祖居黄沙冲,中言从黄沙冲分出来居团山庄。
我想,黄沙冲的居民或是分居,或是迁走,或是绝后,村庄早就没有了,时间久了,就没人知道这个地方了。
查第三十二卷后的文献《钢祖竹园坡界图说》,“右图坐落彭家垅,即我钢祖向居老屋后,名叫竹园坡,又叫竹英坡。伴东岸名上叽,又名白杨山,扇面山,伴西岸名下叽,系圭木祖公妣及曹妣坟墓处。其坡内有平地三段,第三段与彭家垅屋外毗连”。“向居”中的向,是指过去、往昔、从前的意思。如“向日”或“一向日”,是以往、从前的意思。向居是过去居住过的房子。撰文时钢祖已去世340年,他住过的房子当然是“向居”了。白杨山我去过,就是埋饶庆年的地方,彭家垅的祖坟山。“坐落彭家垅,即我钢祖向居老屋后”、“与彭家垅屋外毗连”,及“伴东岸名白杨山”这些信息,足以说明黄沙冲就在彭家垅和团山附近,具体位置在团山斜对面,彭家垅左上方。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7:33:29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2.黄沙冲的衰败
先看下面的统计表。

从左表中可以看出,6至10代是兴旺阶段。每人都能娶几个老婆,说明富有。儿子多,寿也高,并且出了两个秀才。再看右表,从11代至18代,人数在增加,但婚配率却不断降低,别说一人娶几个老婆,有的连一个老婆也娶不上。这是衰败的征兆。第17代鼎字辈虽说有28个男丁,人数不算少,婚配率却不到三分之一,就是结婚了的也没见后代。鼎字辈下了陡坡,到第18代盛字辈划上了句号。
鼎字辈只有两人外迁。6人出生于康熙,11人出生于雍正,5人出生于乾隆,其余未记载出生时间。这时正是“康乾盛世”,经济发达,社会稳定,人口大幅度增长,为什么黄沙冲不但没有得到更大的发展,反而走向了灭亡呢?谱后写了“住蒲本支乏丁”,为什么乏丁,什么时候记载的,都没有说。修谱的先贤全然不知应该向后辈传递最大的信息量。
幸好管庆一支从黄沙冲迁出,现在人丁兴旺,为黄沙冲翻了本!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7:36:41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故乡行
1.请谱马口湾
饶志强从2016年3月20日开始,分别给邦泉、有银打电话,联系来蒲认祖归宗事宜。邦泉公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要来的消息。22号志强给我打电话。接到他的电话后,我首先想到的是信息是否可靠,不然白跑一趟。因此要求志强用微信给我发来他们所掌握的资料。经过我与邦泉公反复核查,确认信息属实。邦泉公又四处奔走,为他们找谱。蒲圻十修在2012年散谱,已有四年了,当年买了谱的舍不得转让出来。几经周折,马口湾志华终于同意转让。所有事落实好后,在22号下午5点我给志强打电话,通知他们可以成行。
邦全、双林、邦元、志强一行四人,23号出发,24号上午10点到达马口湾志华家。他们四人全是高颜值,连七十多的邦全公也是一个俏老头。见到谱后,他们高兴不已,双方抬着谱箱,拍照纪念,留下了这历史的瞬间。
能找到谱,得力于邦泉公。他是族事活动的高度热心者。参与九修、十修家谱,是主要负责人之一,璄祖墓整修主持人。为族务不辞辛劳,竭尽全力。本敬祖之念,无市德之意,族人无不佩服。
请到谱后,我们去胡家塘祭扫千二墓。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28:46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2.祭扫千二墓
始祖千二公,宋末由江西迁蒲,卒葬于赤壁市赵李桥镇雷家桥村马口湾庄胡家塘尾。山形如两尾上水鲶鱼,鱼头相邻,亲密无间。千二公与祖奶奶墓地分居两鱼头之上。下方胡家塘,倒映青山,碧波荡漾,蓄内阳之水,锁丙丁之火,调阴阳之和。山头伸入水中,如双鱼戏水。墓地山呼水应,藏风聚气,乃风水宝地。
我们在墓地查看墓碑、修墓记、捐款录,然后点燃香蜡,鸣放鞭炮,作揖叩拜,告别始祖坟,驱车羊楼洞。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29:56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3.聚会团山庄
黄沙冲不说有人,连庄都没有了,接待工作由居住在团山庄的中言公后裔承担。
22号邦泉公找到团山庄玉保先生。玉保先生非常热心家族事务,也热心社会公益活动。本性善良,诚实大方,光明磊落,正人正已,心直口快,能说会道,是女中豪杰,在家族中有很高的威信,说一不二。他们召集族人商量接待事宜。玉保先生及同祖、国庆、饶祥等人当即表态,愿意承担接待费用。同祖等人负责买菜,邦本家的负责做饭。于是上街买菜,安排食宿,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不亦乐乎!
团山现有住户11户,几十号人。民风淳朴,忠厚本份。年青人大多外出打工,家中留守的多是老人、孩子。平常很难见到人影。外迁蓬安族亲来访,是家族中一大盛事,就如逢年过节,几乎男女老少齐动员,齐聚邦本家中,参与接待。
中午,车到团山,村口站着一大堆男女老少,迎接远来的贵宾。这阵势使我也心头一热,不胜感动!差点流出了眼泪。
大家坐在邦本公门前的场中交谈。大家从未谋面,却一见如故。亲密之情,溢于言表。积攒了三百年的亲情,今日得以宣泄交融。
厨房锅碗盆瓢交响,室外欢声笑语正酣。
招待席上多是本地传统的菜肴,鱼膏、堤蒿等是赤壁的特色菜。邦本公夫人厨艺超群,珍馐美味,色香味全。不过大家根本就没注意到桌上的菜,敬酒祝福是最强音,倾诉衷情是主题曲。饶志强与饶国庆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敬酒词,言语流利,字正腔圆,表述清楚,情真意实。大家你敬我回,不得空闲。志强敬酒时说:“我们今天终于回家了!”玉保先生接口说:“我们终于盼到了我们的亲人!”精彩的对话,是血浓于水的真情流露,表达了两地族亲的共同心声。
我不喝酒,趁大家忙着敬酒的功夫,拣自己喜欢吃的,吃了一个饱。
席设三桌,堂屋两桌,里面一桌。来了贵客,主家要请人作陪,以示对客人的敬重,是我们这里的乡俗。事后邦全公说,他们说的什么,我听不懂,但能感受到他们万分的热情。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32:32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4.祭拜祖堂屋
团山庄因坐落在一座圆形的小山下而得名。上世纪末,一条村级公路从屋后经过,有几户搬到公路旁做了新房,团山庄一分为二,但新庄老庄仍连在一起。老屋已无人居住,多是砖混结构的两层楼房。老团山庄有祖堂屋,搬迁时拆了两边的房子,使得破旧的祖堂屋更是摇摇欲坠。玉保先生倡首并亲自主持进行了修葺。
祖堂屋大门外有一块光绪乙未年所立禁赌石碑,名“永遵无违”。碑文曰:“立公议,严禁牌赌以杜洋烟事……欲正后裔,以增庭辉。恐有不惜财资,以致倾家覆产。……后患莫测。今幸合门人等迷途思转,甘心从戒。……嗣后一律不准(赌博),永遵碑石。倘有外来持强刁恶,同蹈故辙,送信(举报)者赏钱二串文。一经捉获,罚酒四席、钱八串文。公同着(酌)议,还要送官惩罚……世世子孙,持守勿犯!”明文禁止赌博,并有奖惩制度。有利于社会和谐,有利于民风族风建设。
祖堂屋神龛上供着饶氏历代宗祖之位,历代昭公之位,历代穆公之位。大家燃放鞭炮,上香作揖,祈祷祖宗赐福。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33:18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5.祭扫钢祖墓
钢祖是第九世祖,葬伴旗山庙湖坪,离团山约3km。
羊楼洞有七大姓,饶、雷、邓、黄、邱、游、贺。并流传有“饶老子,雷公子、某痞子、某婊子……”的说法。老子一般是指父亲,这里的“老子”的意思是人多势众,蛮横、强势,得理不让人,无理闹三分。蛮横强势得有人力、物力、能力作支撑,不然横不了,别人会揍扁你。从这样的流传可以看出当时饶姓在羊楼洞的地位。雷公子,应该是说雷姓拥有财富,衣着光鲜,俊俏潇洒,风流倜傥,具有较高的生活品位。
传说钢祖是财帛星,左脚踏金,右脚踏银,富能敌国。他的土地骑马也能跑半天,吹得更邪乎的说,从羊楼洞到新店,不用踩别人家的田埂,全是他的土地。各人的祖宗各人爱,美化祖先的事常有。谱上记载钢祖有三个夫人,两个姓贺,一个姓王。两位姓贺的夫人是两姊妹。从这里可以看出,钢祖的确是富人,不然娶不了三房夫人。
我们这里有一个乡俗,女出嫁前,至亲要请她吃饭,叫做“吃嫁饭”。小姨子与雷家订婚,即将嫁娶,姐姐请小姨子来家吃嫁饭。钢祖看中了小姨子,不放她走,强纳为妾。雷家也是羊楼洞的大姓,并不是等闲之辈,当然不依,找钢爹要人。钢爹说,“要人没有,要钱有,要多少给多少”。七争八斗,公子不敌老子,还是没斗过有钱有势的钢爹。常言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口恶气在雷家人心中无法消除。钢祖死后,葬在雷家附近。子孙给他立碑,立一次被雷家人挖一次,他的地盘他作主,钢祖子孙无可奈何。挖了多次,后人没耐心了,懒得立了,就让碑石放在墓头边。时间长了,碑石被掩埋在土里了。所以至今钢祖坟头看不到墓碑。
我们将车停在雷家,走小路上山。领路的人没带对路,走上了一条无路的陡峭山坡。山坡上竹木参天,落叶遍地。我上到半山腰,因脚痛,无力再上,他们上去了,我回山下等他们。等了很长时间,才听到山顶上响起了鞭炮。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39:12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羊楼洞
1.明清古镇
团山距离羊楼洞里把路。从钢祖的坟山下来后,我们途经邦泉公家,去了羊楼洞。羊楼洞虽说只是一个村级行政单位,却是一般的村比不了的。
羊楼洞镇因茶而名,兴于明,盛于清,清朝道光至咸丰时期极盛。茶叶种植、加工、销售一条龙,当年有茶叶加工作坊、茶庄、钱庄两百余家,人口达四万余人。来羊楼洞做生意的主要是晋商、徽商,还有英、美、俄、德、日等国商人。西方的先进技术被这些外国人引进到茶叶加工厂,48个烟囱林立,蒸汽机压制茶砖,大大提高工效和产量,砖茶年出口价值达白银一千五百多万两。
早先的小镇只是沿一条小河松峰港修建的半边街,当人口猛增时,在半边街的对面建起了另半边街。这另半边街只能建在小河上,用巨大的树木立在河床上作支撑,在上面架树作横梁,在横梁上铺木板,再在这个人造平台上建木房子,这就是“吊脚楼”。吊脚楼全部是用木材建起来的,注定不是长远之计。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还能见到吊脚楼,我曾踩在吊脚楼的木地板上,吱吱呀呀,仍在耳边回响。现在虽说吊脚楼还在,却被钢筋水泥替代了。
羊楼洞古有“小汉口”之称。通往羊楼洞的道路,早在明清时代就实现了硬化,全是由政府修建的石板路,一两尺宽。石板上有一条或多条沟槽,这是为了便于运茶叶的鸡公车行走,车轮在石板上行走时不打滑,雨天也能行走。官道上的鸡公车络绎不绝,吱呀之声不绝于耳。茶叶从江西、湖南及本省各地汇集到羊楼洞,加工成茶砖后再从这里走向世界。
羊楼洞风光不再,早已走向衰败,一条两里多路长的弯曲的石板街,被历史的风雨冲刷得光光溜溜,百年之前的茶香只是在世纪老人的口中流淌。石板街上很难见到有人行走,只见几个没牙的老头老太,靠在街边的躺椅上,在斜阳中昏睡。
石板街被列为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偶尔看到来此观光的游客。只有这些游客的到来,才感觉到小镇的存在。
2015年世界茶博会在羊楼洞举行,政府拨款进行修葺,部分街道整修一新。工程仍在继续进行中。
我们顺着石板街走了一趟。昔日的繁华已不见踪影,安安静静,阒无人声。脚下冰凉的石板,让我们努力地想象往日的风韵。两边的木板门店铺已不多见,做成了砖墙,安上了门窗。往日的门面店铺基本上成了住宅,只有少数几家新开的店铺,做茶叶产品生意。生意冷落,门可罗雀。羊楼洞复兴,有待时日。
邦全公他们在茶庄买了几块茶砖,说要带回去让族亲们在清明会上尝尝,品尝一下故乡的味道,享受一下故乡昔日的辉煌。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43:45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2.洞天福地
“洞天福地”山庄,是这两年新建的,建在原六中旧址,听说是由雷姓子弟出资开发。后来知道是雷鸣兴建的。“雷公子”在羊楼洞仍领风骚。
走进山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收藏的大米原始的加工器具。有“推子”、石碓、石碾、风车。这些工具我小时候都用过。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有了打米机后,这些原始工具就被淘汰了。还有石磨、耠子、纺车、水车、“胡桶”等工具和量具。都是被时代淘汰了的,都是文物。邦全公年纪大些,认得比较多一些,志强他们年纪小些,没见过这些工具,感到好奇而问东问西。
山庄内到处摆放着石窗、石墩、石槽,都是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宏爹说,他家门口的一个石墩夜里被人盗走了,可能卖到这里了。
山庄已经建了好几幢房子,听说建筑队是从福建高价请来的。全是仿古建筑。大多关门闭锁,我们只能在外面走马观花。听邦泉公介绍,里面雕梁画栋,还有四层滴水的雕花木床。可惜我们无缘一见。
建筑物上的石头全是旧石头,没有一块新的。路面有的是水泥,有的是老火砖。进山庄门的路面,是用往日走鸡公车的、带有辙槽的路面石铺就。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很多古董,有的用在洞天福地的建筑中,如石门、石窗、雕花木梁等。
整座山庄,古香古色,具有浓厚的地域文化和古建筑文化色彩。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48:06

[回复] 回复情系黄沙冲

蓬安族亲此次来蒲,祭拜了先祖,请回了族谱,领略了故乡的风光,感受了浓浓的亲情。25日,他们满载认祖归宗成果,迎着清晨的和风,踏上了归途。 2016-03-26

作者:饶有武   发表时间:2020-05-30 08:49:19

1 [2] 最后一页 跳到 页/共2页
 
发表回复:
标题:
 
内容: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超链接 插入图片
  您目前尚未登录,立即 登录 | 免费注册
 
 
验证码:   
 

注意:严禁发表任何含有侵害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版权、辱骂、非法、有害、胁迫、攻击、骚扰、侵害、中伤、粗俗、猥亵、诽谤、淫秽、灌水、种族歧视、政治反动、影响和谐等内容的一切不良信息。经发现后将无条件删除,因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该内容发表者承担。请慎重发表!网站稳定来之不易,大家一起努力,共建和谐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