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录LOGO

姓氏:

拼音:RAO  

03-07

133548次

9人

12个

201个

850人

101部


站长: 饶有武 管理员: 饶国平   [申请管理员]
[主楼] 传人日记

宸子日记选
爷爷撰
■憨吃 2008-3-4 07:13
大家都夸我乖,不怎么哭,当然不怎么哭并不是不哭,哭还是要哭的,但不是随便就哭。我哭是有原因的,是向爷爷奶奶传达某种信息。爷爷和奶奶总是轮流着抱我玩,他们忙时只好把我放在床上让我一个人睡在床上玩,我在床上睁着一双美丽的、贼亮贼亮的大眼睛,扑闪着我长长的睫毛,数着天花板上的石膏板,谁叫我是乖乖宝呢!当然要是让我一个人在床上玩得太久我就不高兴了,会发出啊啊的叫声,根据我的经验,我只要一叫,爷爷或奶奶就会来抱我。别人听起来似乎在哭,但爷爷和奶奶明白我的意思,知道我睡久了不高兴了,于是我就会被爷爷或奶奶抱在怀里到外面闪。当小肚子饿了的时候我就毫不客气了,这时也顾不得“乖乖宝”的光荣称号和体面了,先是声儿不大的哭,几秒钟后还不见奶嘴我可就要发大脾气了,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直哭得山摇地动,日月无光!爷爷和奶奶手忙脚乱地为我冲奶粉,只要奶嘴一到口,我哭声全无,全力以赴、全神贯注、全心全意地享受我的美餐,只见“咕咕”的吞咽声不绝于耳。奶奶说是牛在喝水,爷爷说是抽水机在抽水。中间往往休息一下,打几个响嗝,可能还会放几个响屁,接着猛吃。
告诉你们一个惊人的消息,昨天傍晚6点我要吃了,奶奶说4点吃过,还没到点,爷爷将我4点钟吃剩的30ml热给我吃了,这哪儿够,爷爷再冲三勺90ml,还不够,爷爷又冲两勺60ml,又吃得精光,一共吃了180ml,这才打住。我还从来没有一次吃这么多的,这次创造了历史新高,我准备委托爷爷给我申报吉尼斯纪录。撑得我嗝直翻,晚上美美地睡了一晚上。你们千万别说我憨吃啊!我可是要面子的啊!

作者:饶橙   回复:15   发表时间:2020-08-10 18:20:03

族谱录纪念网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我有户口啦! 2008-3-4 16:06
今天爷爷给我上了户口。从此我就是一个登记在册、有据可查、名副其实的中国公民了!ye!
听爷爷说,上户口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首先由家长写一份“新生儿户口登记申请书”,申请书中说一说父母姓名,何时结婚,何时取得准生证,何时生了小宝宝,最后要求进行户口登记等等。拿着申请书到办事处计生办签字盖章,这一项准备工作可能是最复杂的了。还要将准生证复印,再拿上医院开具的《出生医学证明》,有这三个文件就能上户口了。爷爷事先去派出所打听了所需文件,按图索骥,准备好材料来到派出所没几分钟就办好了。
上户口的过程爷爷开始并不清楚,不知道要办哪些手续,走了一些弯路。他先到街道居委会询问,办事员说要交500元计划生育保证金,否则不给签字。爷爷没交,回家上网一查,才知道交计划生育保证金是不合法的,是土政策,应该取缔。居委会的这些土匪真是雁过拔毛,能宰一个算一个。其实与他们毫不相干,他们想趁机打劫!NND!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22:32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我和外婆亲密对话 2008-3-6 16:57
外婆今天来看我了。外婆昨天就来过,但爷爷和奶奶临时接到火车站姨奶奶的电话,要我们去火车站吃饭,我和爷爷奶奶一起去了火车站。我们出门不久后外婆就来了,结果没看到我,我想外婆一定很惋惜,因为外婆有一段时间没和我见面了,她一定很想见到我,因为我是她的小外孙啊,何况我还长得这样漂亮,不想才怪呢!外婆外公都很忙,很难抽出时间来看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看我,结果没见着,我也很惋惜,我也巴不得早一点见到外婆。
今天外婆来后我正好醒了,外婆见到我别提有多高兴了,我也一样情绪高昂。外婆把我抱在怀里,喜不自禁,亲切的眼光爱抚着我,我也看着外婆,咧着嘴巴笑,还和外婆大声说着话。我当然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但外婆听得懂我的意思,她知道我是在与她诉说着思念之情。说到动情之处,外婆眼里噙满了泪花。我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我与外婆说了很长的时间,到底说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还没学会看钟呢。奶奶说,我与外婆说了半个多小时。我从两个月就开始喜欢与人交流,但没“广”过这么长的时间,这次可能是由于太高兴了吧。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27:17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我身高66cm啦! 2008-3-9 21:39
3月8号我们要去火车站姨奶奶家做客,姨奶奶的闺女甜甜9号结婚,爷爷和奶奶是上亲,要在姨奶奶家呆两天。出发前爷爷拿着尺子为我量身高,准确地说是量身长,因为我现在还不能站立,不能说是身高。量完后只听见爷爷一声惊呼:“天啦!有66cm啦!”接着是爷爷开心的大笑。我生下来时身长是50cm,满月时爷爷为我量过身长,是51cm,一个月只增长1cm,这次测量时有三个月了,后两个月增长了15cm,与第一个月相比真是突飞猛进,难怪爷爷发出惊呼!是不是接生的妇士小姐量错了呢?今天回家后爷爷和奶奶重新为我再测量了一次,66cm没错!后来爷爷想可能是满月测量时没把我的脚拉直,量得不准确。不管满月时量得是不是准确,我现在身长66cm是千真万确的!记得正月初隔壁的童丽姨四个月的女孩子思思到了她的外婆家,我爷爷说给童丽姨听,我身长51cm,童丽姨说她家的孩子思思身长有58cm,只见我爷爷面有愧色,觉得自己的孙子没比过别人很不好意思。我也觉得自己不争气,没给爷爷争光。从此我暗下决心,一定要猛猛地吃,狠狠地长,一定要超过那小丫头。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两个月的艰苦努力,我终于三个月时身高就超过了那四个月的小丫头了!为我爷爷长了脸。那小丫头片子,想跟我比,哼!没门!不过我也不会骄傲,我会再接再厉继续猛长,将来身高一定要超过我的爸爸。我爸爸身高1.75m,是一个大帅哥啊!我妈妈身高1.7m,是一个大美女!好种出好苗啊!等下次思思来时,我要与她交流快速增高的经验,让她也长得高高的,将来成为一个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
3月7号奶奶和外婆一起为我称了体重,我的体重是净重15斤。出生时重7斤,已是出生时的两倍了。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30:09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治病记
2008-3-14
近几天我的精神不是很好,饭量减少了,偶尔会吐奶,我有饿的感觉,但味口不好,含着奶头不想吃。以前我一顿要吃一瓶子,这几天只能吃半瓶,全然没有以前狼吞虎咽的劲头了。奶奶觉察到了我的异常情况,今天上午抱着我准备去医院,走到十字马路遇见了竹英奶奶。竹英奶奶的小外孙和我同天出生,只是比我晚了几个小时,是我的真正的老庚呢!我奶奶与竹英奶奶碰到一起自然免不了要交流一下育孙心得体会与经验。当我奶奶说到我的症状时,竹英奶奶连忙告诉我奶奶,她的小外孙前不久正好与我的症状差不多,在凤凰山治了几天不见好转,后来到人民医院一检查,发现原来得了肺炎。我奶奶吓了一大跳,立刻放弃了到凤凰山医院就诊的打算,乘上二路车直奔人民医院。
奶奶挂了号到诊室一看,是一个年青的女医生坐诊,奶奶不相信这么年青的女医生能看什么病,回头到挂号处要求换一个专家门诊。挂号的问为什么要换专家号,奶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挂号的阿姨说那个年青的女医生很有经验,是一个不错的医生,奶奶这才回到诊室。其实专家不专家都一样,坐在专家诊室就是专家,多收几块钱挂号费,坐在普通诊室就是一般医生,挂号费便宜一点。赤壁的医生都是轮流坐专家门诊,人人都可以过把专家的瘾。
年青的女医生询问病情后开了一张单子,要我去拍X光片。片子出来后拍片的医生说我得了支气管炎,我这么小就有“妻管严”,将来肯定是一个怕老婆的主!年青女医生看了报告单后要我住院治疗,理由说了一大堆,让你不得不住院。奶奶本想让我在门诊打针,每天可以少花点钱,可是毕竟医疗专业知识不如医生,说不过医生,只得依了医生同意住院。
原来门诊的医生向住院部送去住院的病人后,门诊医生可以得奖金。医生的奖金与处方的金额挂钩,开的金额越多医生越来菜。医生每开出一张化验的单子,或是做B超、CT的单子都有提成,动手就有钱。医生们特别喜欢开CT的单子,据说每开一张CT的单子,可以得30元的回扣,只有开CT的单子最来菜!所以有人说你屁股上长一个疖子医生都会要你做CT。不怪医生们有钱,是因为他们生财有道。医院会让你小病治成大病,大病治成绝症,不把你治得倾家荡产决不收兵!医疗、教育、房子是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新的三座大山。旧三座大山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被推翻后,新的三座大山又压在了中国人民的头上,中国人民只有扛山的命!这些都是我听爷爷说的。呵呵!
年青的女医生开了一个《住院证》,要奶奶交300元进院费。奶奶给爷爷打了电话,要爷爷赶快来医院。爷爷接到电话后赶紧清理我的装备,包括奶瓶、奶粉、尿片、尿不湿等等,当然还有钱。带着我的装备,爷爷迅速赶到医院,在门诊大厅里见到了奶奶,从奶奶手里接过进院的单子,到缴费处交进院费。收费的不认识我的名字,问爷爷,爷爷告诉了她,说宸字是把早晨的晨字上的日字头换成宝盖头就行了。这位三八太没文化,直接写成了早晨的晨,爷爷说她写错了,她问报销吗,爷爷说不报销,她说不报销不必改了。她不必改了,我的名字却改了。我的名字是我爷爷好不辛苦翻字典翻来的,是从几十个字中选出来的,再经过我爸爸妈妈通过充分比较、讨论后最后确定的,就被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改了。NND!拿着缴费收据,我们一行三人马不停蹄地来到了住院部。
人民医院是前两年从城里搬到新区的,新建的医院倒是非常气派,装修得很豪华,可能是二甲吧。儿科住院部在三楼。我们没坐电梯,从楼梯走上去的,奶奶怕电梯里空气不好。来到儿科护士站,一位护士问我们来干什么的,爷爷回答了她的废话:“来住院的。”“又来了一个!”护士一声惊呼。看来她并不是很欢迎我们的到来。原来医生的奖金与处方挂钩,多开多得,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护士却无钩可挂,干多干少都一样,固定工资。这不是爷爷告诉我的,是我猜的,因为任何人没理由不欢迎财神爷。
正准备给我登记,传呼器响了,这位护士屁颠屁颠地到病房去了,原来是一个病人的点滴药水完了要拔针。病房的每个床位上都安有一个按钮开关,护士站安有一个喇叭,病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护士解决时只要按一下床头的按钮,护士站的喇叭就会发出“十二床呼叫”或“十八床呼叫”的响声,护士就会按照呼叫声前去处理,这玩意儿叫“医用传呼系统”,有了这玩意儿比从前要病人家属亲自去叫省事多了。这时候正是中午12点多,医生护士们下班了,只有一个医生和少量的护士值班,比较忙。
好不容易等到那护士忙完了,拿去我的病历、住院证等文件为我办登记。我和爷爷奶奶在护士站傻等,幸好有一个年青的实习医生要我们去医生办公室找医生,我们就去了医生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医生,又矮又瘦,脸上仔仔细细地剔怕也剔不下二两肉,皮肤黄里透着黑,黑里透着黄,长着一双小小的金鱼眼,让人怀疑他得了甲亢,约摸四十来岁。真不知道这些高收入的人群为什么不注意一下自身的营养。胸牌上有他的大名,爷爷可是读过几天书的,当然认得那几个字。这里暂时称他为“文医生”吧,他当然不是姓文。他到底姓什么你可以猜一猜,我想你一定能猜出来的。
文医生照样问我们“干什么的?”不过这次的问与刚才护士的问不同了,这次的发问好象一个威武雄壮的哨兵发现敌情后的一声大喝,足以使前来摸哨的敌兵闻声丧胆退避三舍不战自败。要是在后面再加上“口令”二字,我一定会以为我身临战场了。爷爷回答“来住院的”,文医生再问“住哪一床?”这一次声音小了一点,可能他发现我们不是来摸哨的,警惕性有所放松。爷爷回答“护士没说”,文医生说“你怎么连住哪一床都不知道?”爷爷无言以对,因为他可能认为不必再重复“护士没说”。文医生虽说声音大不讲理,却还热心,带着我们去病房找护士。原来护士正在病房里铺床,是五病室14床。这位护士看来是惜言如金的人,其实她当时只要说一个“来”字就够了,我们就会随她去病房的。
在护士铺床的同时,文医生开始向奶奶如审犯人似的审问我的病情。他的声波将病房天棚上的灰尘震得纷纷扬扬,清洁工窃喜,今天这间病房不必打扫天棚了。
下面是部分审问笔录:
“这小孩怎么了?”
“近来不怎么吃。”
“有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个把星期了。”
“大概怎么行?个把星期是多久?你要说得准确!准确!”
“有六、七天了。” 这次奶奶不敢再说大概二字了。
“这还差不多,你说六、七天我就知道了,你说个把星期别人不明白。”
他是明白了,我们都糊涂了,全病房的人都在怀疑自己的智商,为什么我们都把个把星期与六、七天等同起来了呢?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原来个把星期与六、七天竟有这么大的差别!今天算是上了生动的一课,今后说话一定要注意准确性!
文医生审问完后就去给我开处方,交给护士给我打针。
我们这个病房住了三个小病人,另两个小病人都是由奶奶和妈妈陪护。我的右床是一个只有五十天的小MM,她妈妈说她生下来时有九斤,我生下来时只有七斤,接生的医生阿姨说我是近两个月来最重的一个,我当时还很有成就感,现在与那小MM比起来真是小巫见了大巫,感觉惭愧!不知小MM的妈妈是不是在吹牛?小MM心脏不好,据她奶奶说,小MM生下来治病已经花了一万多元,可怜的小MM!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41:06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2008-3-17
昨天肚子拉稀,一天拉了七八次,医生说这是因为药物影响了消化系统的正常功能,是正常的。要我不要再吃奶粉了,改吃“贝因美”米粉,等病好了不再打针了再吃奶。隔壁病床上的阿姨告诉爷爷医院对面有一家专卖奶粉的商店,爷爷马上去那家商店买贝因美。商店的阿姨问我有多大,是不是拉肚子。贝因美是一个品牌,商品名是“婴儿营养米粉”,是四个月以后的婴儿的辅食。我只有三个月,按理还不能吃贝因美,但拉肚子的小孩不能吃奶,所以只能把贝因美作为主食了。这盒贝因美重250g,售价17元,合7元100g,与一些牌子的奶粉差不多的价格。爷爷与商店老板讨价还价,老板不肯让价,爷爷只好掏钱了。爷爷是一位精算师,善于横向和纵向比较,对商品价格很敏感,买东西时很少上当。但再精也精不过老板,老板深知小孩是宝贝,家长舍得花钱,卖小孩用品最好赚钱。
贝因美的口感很不错,与奶粉差不多,我很喜欢吃。爷爷奶奶担心我不喜欢吃,见我吃得欢很是高兴。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42:54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2008-3-17
吃过贝因美米粉后的确有效,从昨天晚上起我就没拉稀了。今天只有一次大便。
今天我的食量恢复正常,再现憨吃的风采,下午一顿吃了150ml贝因美。医生要我少吃多餐,所以爷爷只为我冲了90ml,吃完后不够,爷爷再冲30ml,仍然不够,没办法,爷爷只得再冲30ml。不但胃里装满了贝因美,连食道也没空着,张嘴就能看到我喉咙里的贝因美。这次的确吃得太多,撑得我不行了,呕过两次。爷爷说以后要“严禁傻撑”!4点回到家里,5点我又吃了90ml,没吃够,奶奶用安抚奶头糊弄我,要我睡觉,没吃饱哪儿睡得安稳啊。不到十分钟就醒了,大叫要吃,奶奶只得再冲30ml。吃完后才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今天是星期一,是我住院的第四天。上午8点我们就到了医院,路过一楼缴费处时爷爷说先把钱交了,免得等会儿再下来交,多跑一趟。住院部每天早晨给病人一张“明白单”,交待上一天的详细费用情况,另注明今天应预交多少钱,交了预付款后护士才给你配药,否则停止治疗,医院是不做赊帐生意的。今天还没上楼,没见到明白单,不知应交多少预付款。收款的阿姨问爷爷交多少钱,并告诉爷爷还剩79元多钱。爷爷估计了一下,就交了100元。
上到三楼后,我们直接到了治疗室做雾化。已经住了几天院,我们会安排时间了。先做完雾化后再到病房,医生正好来查房,查完房后接着去治疗室打针,针打好后举着药瓶回到病房,耐心地等待着药液慢慢地滴。每天大约五个小时打点滴。打完点滴后再去治疗室做雾化,这时已经是下午了。所谓的做雾化是“雾化吸入”的简称,就是将病毒唑、地塞米松等注射液注入雾化器,启动机器,一股象蒸汽一样的汽雾便从喷嘴里飘出来,用鼻孔吸入就行了。汽雾没有任何异味,暖暖的雾汽吸起来很舒服,做雾化吸入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呼吸道感染的小病人排着队在那儿等待着做雾化。
今天上午文医生查房时为我做了认真的检查,用听诊器仔细地听了我的前胸和后背,听完后高兴地说:这孩子的治疗效果很明显,已经治得差不多了。在他为我检查时我的脚抬起来不断地踢着,文医生笑着对我说,你这个小家伙还蛮歪哩,你想踢我啊。并且打着响指逗我玩。我睁大眼睛看着文医生,口里还伊伊呀呀地说着话,文医生直夸我乖。看到我身上的肉时,文医生说这伢儿长得好,很健壮。奶奶在一旁谦虚地说,这几天病了,瘦多了,没病时肉还要多。在听我的背部时他嘱咐奶奶不要让我的鼻子堵住了。其实我早就会在俯卧时昂头了,堵不住我的。别看文医生有时说话声音大,但有时候又是一个很心善而和蔼的人。
昨天和今天打针都非常顺利,一次就打成功了。第一天最不顺利,打了三次才打好,刮头发时还被刮了一个口子。那天是一个年青的护士,可能是一个实习生,我直骂她臭三八!爷爷和奶奶在一旁看着心痛死了,只见爷爷攒着拳头,我真担心爷爷会给那臭三八一拳。爷爷毕竟是有修养的人,心痛归心痛,那一拳到底还是没有打出去,只是不客气地对小护士说,小孩的针不好打,你要是没把握的话,去喊一个有经验的来,我家的孙子不是给你练手的。小护士因为手艺不行,只得忍气吞声地去喊来一个有经验的护士来。吸取了第一天的教训,第二天爷爷和奶奶事先在一旁仔细地观察了好久,最后选定了一个高手,那高手一打一个准。奶奶把我放在那高手的工作台上,高手很快就为我打好了。回到病房,奶奶怀疑打漏了,爷爷去护士站叫来了护士长,护士长带来一个护士,经过检查确实打漏了。护士长要护士把针拔了,奶奶把我再次抱到治疗室,由那个高手再为我打,这次打好了。看来高手也有失误的时候。这四天总共被针剌了七次,加上一个口子,共八次,平均每天两次。我比邻床的小MM要幸运多了,小MM有一天被剌了五次,有一天被剌了六次,很少一次打成功的。可怜的小MM真是太倒霉了!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48:43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2008-3-18 19:34
昨天从晚上6点入睡,一直睡到今天早晨5点才醒,整整睡了11个小时。今天上午9点10分就打好了针,打好针后爷爷为我冲好了米粉,我吃后又开始呼呼大睡,一直睡到12点半。爷爷说我又恢复了憨睡。要知道前几天我的睡眠很不好,每天可能只有一半时间在睡觉,我想睡但是睡不着,爷爷说我象抽了鸦片一样兴奋。睡不着觉是很不舒服的,想睡时我就哭哭啼啼,爷爷和奶奶很着急。昨天爷爷问文医生,我是不是因为打了激素才兴奋睡不着觉的,因为爷爷曾经有这样的经历。文医生说没打激素,爷爷说处方中有地塞米松,文医生告诉爷爷说地塞米松是做雾化用的,点滴中没有地塞米松。爷爷问文医生我为什么睡不好觉,文医生说可能是这几天治病打乱了我的生活规律,因此睡不好觉,与药物没有关系。爷爷赞成他的观点。现在睡眠恢复了正常,可能是我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
今天的点滴1点半就打完了。接着就去做了第二次雾化吸入,两点半我们就回到家里了。前几天在打到最后一瓶时我总是感到难受,小声地哭闹着。奶奶就抱着我,爷爷高举着药瓶,我们在病房里到处走动,别人说我们在玩龙灯。这样我才会觉得好受一些。今天一直到打完我也没怎么哭闹,爷爷说我今天表现得最好,要为我戴红花。
今天的点滴也是一次就打好了。这三天都是由同一位护士打的,爷爷后来打听到这位护士姓邓。她约有三十多岁,高高的个子,匀称的身材,长得很漂亮。因为难以看出她的准确年龄,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要是称她为奶奶吧,怕把她叫老了她不高兴,要是称她为阿姨吧,又怕把她的辈份叫低了她不乐意。唉,女士的称呼就是不好选择,麻烦!她的注射技术是一流的。
前面说过,我进院的第一天打了三次针才打好,最后为我打好针的护士名叫李小莉,这是爷爷从病房门口的牌子上看到的,她是我这个病房的责任护士。我估计她有四十来岁了,个子不是很高,面目很慈善,说话和气、亲切,就称她为李奶奶吧。因为打针时折腾了很久,哭得我浑身是汗。进病房后,李奶奶拿出几张卫生纸,托在我的背上,怕汗湿的衣服使我感冒。她真是有奶奶的风范。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51:52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2008-3-19 14:22
今天是住院的第六天。文医生上午查房时给我听了肺部,然后拍着我的胯子说,“好了,明天滚蛋!”意思是说我明天可以出院了。好不容易熬过这六天,明天终于可以与医院拜拜了!
今天上午打针打得晚,一直到十点多才打上,比昨天晚了一个小时。只见配药的护士在护士站玩,打针的护士在治疗室玩,大家都无所事事。一打听才知道是单子没出来,不知是那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等到单子出来了,护士配好了一部分病人的药,挂在治疗室,却没人去打。我们早就在治疗室等,还有一些小病人也在那儿等,但是我们这些去了的人的药没配,配好了药的病人却没去。这些蠢三八就不知道灵活一点,把先去的先配,后去的后配,而是从第一床开始配,不管病人来没有来,让打针的护士和病人都在这里傻等。爷爷在窗口要求配药的护士先为我配,并告诉她们已经配好的药没人打,还建议他们把来了的先配,可是没人理。这些蠢货!
今天打针换了另一个护士,不是高手邓奶奶了。这个护士看起来年纪并不小,约四十来岁,却技艺不精,打了两次才打好。这六天共被剌了十次,刮破一次头皮,共十一次。
爷爷为了陪同我,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今天下午他有三节课,所以他打电话给姑姑,要姑姑中午来医院接他的班。中午姑姑来了,下午由奶奶和姑姑陪我。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8:58:43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2008-3-20 11:23
今天上午爷爷上完第一节后去医院为我结了帐。六天花了1060元,文医生今天又开了板兰根颗粒等两种药让我在家里吃,30元。共计1090元。加上门诊拍片等费用这次共花掉了近1200元。难怪有人在儿科治疗室墙壁上写“今年冬天下大雪,人民医院真是黑!” 每次看到雪白的墙壁上用圆珠笔写的这两行赫然大字,爷爷和奶奶都会发笑。
这六天来爷爷奶奶为了给我治病非常辛苦,完全打乱了他们正常的生活规律。每天早晨六点多我们全家就起床了,爷爷起床后就烧开水、下面条,还要为我冲好一瓶奶。奶奶起床后就为我洗脸、洗屁股、换衣服,准备我的装备,作好去医院的准备。爷爷奶奶吃过面条,我吃过奶后我们就出发了,8点左右我们就到了医院。中午11点半爷爷去一楼买盒饭,一份盒饭分两盒,一盒饭一盒菜,5元钱一份。菜有五样,老菜苔、煎鸡蛋、炸鱼、炸菜丝,这四样天天都有,第五样每天会有变化,有时是炒胡萝卜,有时是花菜,有时是香干,有时是莴笋等等。只见爷爷吃得有滋有味,连那些老掉了牙的菜苔也一扫而光,菜汁也喝掉了。爷爷是是受过苦的人,他从来不浪费一点粮食的。他勤俭节约都是为了他的儿女,现在还加上了一个我。爷爷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给我买的东西都是最好的,从不吝啬。我想他以前对我爸爸和姑姑肯定也是这样。今天上午爷爷拿着文医生开的处方,曾想过到外面药店去买这些药,因为药店里买药要便宜得多,但爷爷还是在医院买的,因为爷爷担心药店里有假药。爷爷食量大,他每天中午可能只能吃得半饱。晚上在家里也吃得很马虎,随便弄一些菜就吃饭了,可能是爷爷奶奶因为我病了没有做饭的心情。今天我出院了,爷爷在医院结完帐后买了肉和辣椒,还有番茄,爷爷和奶奶吃了这几天来的第一顿美餐,爷爷说这是为了庆祝我胜利出院!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9:01:47

[回复] 回复传人日记

2008.3.22
今天下午吃过奶后呕了。奶奶和爷爷赶紧把我抱到市第二医院金鸡山门诊部看医生。二医院金鸡山门诊部在老影剧院一条笼里面。这个小诊所只有四个医护人员,一名医生,姓汪,年纪不大,四十多岁吧,白净的皮肤,戴着近视眼镜,说话轻声细语,非常和气,江北口音。听说汪医生学历并不高,但人很聪明,勤奋好学,因此医术很高。有两名护士,其中一个名叫马绍霞,打针的技术超一流,打点滴一针到位,很少复手。每天马护士打针,另一个护士配药。还有一个年纪大的高医生,大约有五十多岁了,她基本上做的出纳工作,负责收钱,有时也看病。小诊所有大小六间房。诊所虽说很小,却名气很大,每天的病人应接不暇,这是因为他们技术好,态度好,收费低。
汪医生解开我的衣扣,将体温计夹在我的掖下,为我试了烧,37.8°。在人民医院儿科住院部试烧是小护士的工作,她们将温度计递给爷爷或奶奶,由爷爷或奶奶将温度计放在我的脖子里,有时夹住了,有时没夹住。当然在人民医院门诊部也是由医生亲自试烧。汪医生还看了我在人民医院治病的病历和处方。他告诉爷爷和奶奶,我患了感冒。接着给我开了药,是先锋和炎琥宁,分两组打点滴。爷爷掏出了35个大洋。小诊所没有治疗室,小孩打点滴时放在医生开处方的桌子上打,打好后再移到其他地方慢慢地滴。小诊所多数病人是小孩,因此汪医生的办公桌经常被占用,所以他养成了一个特别的习惯,就是将处方纸拿在手里写,这恐怕是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一道风景。
这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钟了,小诊所只有汪医生和护士马阿姨两人值班。马阿姨迅速为我配好药,拿来一个枕头放在办公桌上让我睡在上面,不一会儿就为我打好了针。奶奶抱着我到隔壁的一间房里边看电视边点滴。可能是我太难受了,一直哭闹不停,爷爷用奶瓶哄我也哄不好,奶奶把我抱到窗户前还是不行。平时我是很喜欢看电视的,今天电视对我也没有任何吸引力了。一直等到打第二瓶药水时我才慢慢安静下来。
看到我安静下来了,爷爷就去了我家里一趟。我家在东洲桥头,离小诊所很近。这是爷爷奶奶买给我爸爸妈妈结婚的房子,跃层式的,可漂亮了!现在爸爸妈妈都去广东打工了,我住在爷爷奶奶一起,家里的房子就锁起来了。因为今天出来得很晚,打针又要很长的时间,所以爷爷和奶奶准备今晚就在这里住,住在这里也免得跑来跑去不方便。可是爷爷到家里一看,水电全停了。原来家里没人住,收水电费的找不到人收不到水电费就把水电全停了。停了也好,免得漏电漏水造成浪费。没有水电当然没法住了,打完针后我们仍回到爷爷奶奶家里凤凰山中学。

作者:饶橙   发表时间:2020-08-10 19:07:05

1 [2] 最后一页 跳到 页/共2页
 
发表回复:
标题:
 
内容: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超链接 插入图片
  您目前尚未登录,立即 登录 | 免费注册
 
 
验证码:   
 

注意:严禁发表任何含有侵害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版权、辱骂、非法、有害、胁迫、攻击、骚扰、侵害、中伤、粗俗、猥亵、诽谤、淫秽、灌水、种族歧视、政治反动、影响和谐等内容的一切不良信息。经发现后将无条件删除,因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该内容发表者承担。请慎重发表!网站稳定来之不易,大家一起努力,共建和谐社区!